最有意义的生活

第一章:启示录

雨后的街道潮湿而泥泞,路灯在雨水中泛出片橙色。当李推开门走进这间酒吧时,面是沸腾着的,他仿佛能感受到一阵阵放肆的热浪。

当他好不容易找到凯时,凯每只胳膊搂着一个女人在大笑着喝酒,两个女人穿得好像上台表演的脱衣女郎,年轻的气息从裸露在外的每一寸皮肤中散发出来。此刻他也看见了李,挥着手叫李过来。

“嘿,李,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算了吧,你这家伙大半夜的把我喊出来就是为了让我看狗屁好东西我情愿回去睡觉!”他太了解这个自己儿时就认识的朋友了,喜欢刺激,说话从来无边无际。

“別这样;说嘛,你这个人就是缺少好奇心,真的是好东西呦。”

“好吧,拿出来看看。”李不耐烦的伸了个懒腰。

凯一副满在乎的样子,将自己的手从女孩的脖子上放下来,在衣兜摸了半天,拿出了一只怀表,看样子有些年头了,但很明显不是值钱货。

“这就是你说的好东西如果它能走的话我都可以原谅你,现在我真的很想扁你一顿……”李随手拿过凯的啤酒,咕嘟咕嘟的喝了两口。

凯笑嘻嘻的看着他喝完,然后才说,

“別那样;说嘛,你知道这只表是做哪些用的吗它又代表着哪些呢物质并非取决于表象嘛,连这点想象力都沒有。”

“算了吧,我已经很有想象力了,你绝对是喝完酒沒钱结账了,这是我今年夏天最后一次救你了,我说话算话!”

“哈哈,別那样小气嘛,你虽然缺乏想象力但沒想到却能够预知未来,我认可你总行了吧!说正经的,表代表了哪些呢?时光,时光的流逝,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不是停止不前的,有些变化的很快,而有些虽然经歷了上千年的演化却沒有太大的变动,比如说人类的大脑……”

“哥们,我服你了,大半夜把我从被窝拎出来上生物课吗”

“你听我说完嘛!另外你知道这手表的用途吗?它并不单纯是用来看时间的,其实它是用来催眠的工具。我的爷爷以前是非常厉害的催眠师,我的父亲也是,你不会不知道吧起初我对这些并不感性趣,也从沒想过当个医生为人做心理治疗,直到十年前,我偶然翻看了爷爷从前的治疗笔记才明白了催眠的真正威力,它是可以控制和改变人的,我不是开玩笑,随后我就迷上了,现在我终于有点成绩了,你想不想看看”凯笑的有些不同寻常。

“好吧,你的业馀爱好已经很广泛了,再多一条也不稀奇,让我看看你伟大的成果吧!”李打了个哈气。

凯毫不介意,他和李的关系实在是太熟了,这种嘲讽对他来说只是开胃菜。他把一只手伸到两个女孩的面前,打了个响指,两个女孩原本嬉笑的脸上突然失去了表情,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

这让李惊讶不已,他简直不敢相信凯的催眠术真的有这样厉害。而凯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怎样,有趣吗”

“这就是催眠吗”

“沒错。”

“可是怀表……”

“那只是一种象征而已,催眠的方法实在太多了,高超的催眠师可以在任何情况下用任何东西催眠。”

“这可真是……好吧,我承认看起来不错,可这又有哪些用呢”

“哪些用你的脑袋是木鱼吗?其实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催眠了她们,现在只是表演给你看而已。现在她们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了,我要她们怎样她们都会绝对的服从,这才是催眠术的真正趣味。”

“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们来试试吧!”

随后凯将李和两个女孩带到一个单独的包厢,又将门反锁起来。然后对两个女孩说,

“现在你们是我的奴隶,知道吗无论我要你们怎样都要完全的服从!”

“是的,主人,我服从。”两个女孩神情恍惚的说。

“跪下去奴隶。”

两个女孩想也沒想跪在了凯的面前。

“这可真是……”李简直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惊讶。而凯还在继续表演。

“听着奴隶,现在你们两个人是同性恋了,我要你们脱光衣服彼此爱抚对方的身体,直到高潮为止。”

于是,很快房间中就传出了一阵阵魅惑的叫声,两个年轻的女孩赤裸着在地板上纠缠在一起,互相将手探入对方的身体。

“嘿,哥们,这是不是有点过了这可是要犯法的!”李只觉得身体的下面开始肿胀起来,同时,一丝恐惧也涌上了心头。

“別扫兴嘛!看来你还不知道催眠的真正含义啊!古代的帝王令人羡慕是因为他们有绝对的统治权与支配权,催眠正可以为我们带来这一切,只要做的细致点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放心好啦!”凯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我看你绝对是疯了!我不奉陪了!”李也不管凯在身后的唿喊,径直的推开房门沖了出去。

走出酒吧,一切的喧嚣声戛然而止,清爽的夜风夹杂着湿润的潮气迎面吹来,李甚至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做了一场梦,只觉得内心冰冷,脸上却又热的

第二章:发酵

办公室的电话铃声永远此起彼伏,李将自己埋在文件堆中恨不得再生出几只手。

一只满盛着香浓咖啡的杯子忽然伸到李的面前,李看到了莉的笑脸。

“来一杯吗別把自己累死啦!”

李的心突然的暖了一下,他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莉,似乎应该是喜欢的,莉长的确实好看,修长的轮廓配上乌黑及背的长发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男人心中的梦想,似乎这又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在办公室只有莉永远对他和颜悦色甚至还经常和他聊聊天,他早已想追求了,却又知道自己是绝对的配不上,有个说话的机会也好嘛!

“啊,救星到了,就等你这杯咖啡呢,不过你还是少喝点吧,喝多了容易失眠哦……”

李本还想说到时候胡思乱想做春梦就不好了,话到嘴边还是忍了忍把这玩笑压了下去。

“是呀,我最近还真的失眠啊,反正也是睡不着,倒也不担心喝咖啡了,哈哈!”莉满脸调皮的笑着。

李的心动了一下,在这一瞬间他想到了凯。也许这是个机会也说不定。

“是吗失眠啦是不是追你的人太多啦我一个朋友是心理谘询师,我跟他学了点,要不要我帮帮你呀不敢保证会成功哦!”

说完后李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要爆炸了,甚至开始为那些龌龊的想法开始后悔。

“真的吗那可真要试试哦,不过要是沒效果的话之后三天的午餐就由你来解决啦!”

“不是吧,学雷锋还要担风险啊”

“哈哈,別小气嘛,我都让你搞实验了,请我吃饭还不应该呀!”

“好吧,服你啦!午休时会议室见啦!”

“好,说定了。”

莉摆了个OK的手势转身走了,秀发在李的面前轻盈的甩动留下一阵清香,李只觉得心脏还在拼命的供血,他开始说服自己,“试一试吧,我又沒有恶意。”

午休的会议室阳光充裕,公司的社员们或是睡觉或是逛街或是躲到小角落甜甜蜜蜜,才沒有人来这沒有情调的地方呢。李深吸了口气推开了会议室的门,莉已经坐在椅子上玩手指了。

“太沒有效率了吧,再不来我都要开始数脚趾了。”莉做了个鬼脸。

“呵呵,有比我急的啊,我可不敢说一定成功啊!”

“恩,你就试试吧!”

李的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努力回忆刚才在网上查到的功课。他伸出食指放在莉的眼前,慢慢的晃动。

“开始喽,现在放松你的身体,集中註意力看着我的手指哦。”

“恩。”莉非常的配合。

“看到我手指的纹路了吗它在你的眼前轻轻的晃动…一圈…一圈…”

“……”

“在纹路的中心有一个点,看着这个点。”

“……”

“周围所有的圈圈都开始移动了…你所有的註意力和精神都凝聚在这个点上…一点点的被吸入…越吸越深…越吸越深…”

“……”

“你会感觉你的所有思想甚至灵魂都被这圈圈的中点慢慢的吸入…一点点的离开你的躯壳…除了我的声音外你无法听到任何的声响了…除了我的话语外任何事都无法对你带来影响了…越来越放松…越来越放松…越陷越深…”

“……”

“我现在会从一数到十,每数一个数字你都会加倍的放松,当我数到十时,你的思想就会被完全的吸入我的手指,你就成了一个沒有灵魂的躯壳,只能听见我的声音,只能完全的服从我,现在我开始数了…一…二…三……”

李只觉得自己口幹舌燥,他盡量的控制自己不使自己的手指颤抖。看着莉茫然却又专註的神情心不自觉的激动。

“八…九…十…”

李将自己的手指突然合拢,莉的眼神瞬间失去了神采,面无表情的坐在那,沒有任何动作。

“莉”李现在直想喝水。

“……”沒有回答。

李伸出手来在莉的面前晃了晃,莉也沒有任何的反应。

“真的成功了不会是装给我看的吧”李不死心,用两只手指恶作剧般的捏了捏莉的鼻子。

“……”

“上帝啊,真的成功了!”李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看着眼前的莉,想着那晚酒吧的一幕。只觉得身体迅速的有了反应。

“现在我可以对她做想做的一切!这感觉真的太奇妙了!”

“莉,服从我的命令!”李试探着说。

“是的。”莉喃喃的说。

“站起来。”

莉缓缓的站了起来。

“脱掉自己的外套。”

想也沒想,外套就落在了莉的脚下,露出面的短袖衬衫。

李狠狠的咽了口吐沫,用手轻轻的摸了摸莉的脸颊,沒有任何拒绝,白皙而润滑。

“我成功啦,她现在是我的了!”李在心唿喊着,手颤抖着,滑过脖颈,向下移动……突然间似乎有东西在李的脑中炸开了一般,他触电般的缩回手,罪恶感瞬间涌上了心头。

“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事,这是变态的行为,这是犯罪……”李悔恨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现在将外套穿回去做回原位。”

莉默默的照做了。

“现在我从十数到一,你的灵魂和思想会慢慢的回到你的躯壳,当我数到一后,你就会醒来,不会记得刚才发生的事,下班回到家后你会睡一个完全放松的好觉。现在我开始数了…十…九…八…”

“三…二…一…”

“……”

“莉,你感觉怎样”李有些害怕。

“啊,睡的好香啊,你怎样弄的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別说,你还真挺厉害的嘛!”莉打了个哈气用力的伸了个懒腰。

“哈哈,我厉害吧,包你回去睡个好觉,时间快到了,赶紧回去工作吧,三天的午饭別找我了啊!”李心长长的舒了口气。

“哈哈,好吧,放过你一马,我走啦!”莉摆了摆手,笑嘻嘻的走出了会议室。

李浑浑噩噩的坐回自己的办公位,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莉那茫然失神的表情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有些懊恼,有些庆幸,又有些遗憾。正当他沈溺在思绪中时忽然听见一声叫唤。

“哎呀!谁呀!”

是铃那张俊俏而此时却充满愠怒的脸,刚才自己只顾瞎想了,不知不觉的居然把脚伸到了过道,沒有意外的话铃应该是这只脚的牺牲品了!

如果说公司排美女的话,除了莉之外铃说自己第二就沒人敢当第一了,及耳的黄色短发,果仁儿般的俏脸,身材玲珑而有致,加上那不可一世的孤傲性格,带给她特別的气质。

“你要死啊,腿长噼啦伸到哪儿来了都想摔死人吶”铃对李向来是沒好脸色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用得着叫唤!”李只觉怒气上涌,却又有些无奈,倒不是自己理亏在先,主要这铃虽然除了外表外沒能力,但家却很有势力,是个千金小姐,托了董事的关系进来的,谁也惹不起!

“哎呀,你拌了我你还有理啦你看看你一天,长的那样也就算了,混到现在还是个小职员,女孩也就算了,堂堂大男人,丢不丢人,活着也沒意思!你这样的我都懒得理你了!走开!別耽误我走路!”铃沖锋枪般的射出一排子弹神气十足的走了!

“死三八,看你神气的!”李咬牙切齿。

“怒气沖沖”。

“啊,王总,沒事,沒事!”李只觉得自己的头又大了两圈,另一个瘟神出现了,办公室的总经理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这时候又跑来给自己添晦气,今天出门一定是忘看黄歷了!

“你还问我有事你说我有怎样事”沒鼻子沒脸。

“王总您別生气,我照办!”敢怒不敢言。

“上次要的那份文件你做出来了多长时间了明天立刻给我交上来,不然你就赶紧收拾东西该上哪上哪去吧!”

“是是,我一定照办,王总您放心吧!”

肥硕的身影从视缐中消失,李好似撒了气的篮球,刚才的思绪完全的被打乱了,

“催眠可以为我们带来梦寐的统治与支配……”凯的话再次萦绕在耳边,

“后天是周末吧也许应该去找找这小子。”李自言自语,看了看窗外的阳光,将身体朝后用力抻了抻……

“也许有改变也说不定,谁知道呢!”                                          

第三章:蔓延

当李站在凯家门前时,门是虚掩着的,李连门也沒敲,推开门就走了进去,又反手将门带上,就像回到自己家中一般。

李进门时凯正穿着睡衣侧躺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慢慢的欣赏,对于李的无礼闯入沒有显出丝毫的惊讶。

“几点了才来太沒有时间观念了!”

“哈哈,谁像你这样悠閑,在家做起神仙来了!”

“过来坐吧,要不要来一杯”

李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将凯手中的酒杯夺了过来一饮而盡,他沒有心情和这个臭屁虫胡扯。

“关于催眠的事我有很多疑惑想问你。”李开门见山。

“哎,还是老样子一点都不沈稳,从小就抢我东西,到现在也不改!对催眠感兴趣了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说吧想了解什嘛”凯一副悠悠然的神情。

“实不相瞒,我前几天催眠了一个人。”

“催眠了一个人女孩吧哈哈”凯大笑。

“我看书上说催眠一个人并不是很容易的,是这样吗”李不理会凯的讥笑径自说。

“沒错,有问题”凯轻轻的转动着桌上的空酒杯微笑着说。

“可是我催眠那个人时似乎是非常的容易啊,而且她醒来时似乎也沒觉得发生了。”

“呵呵,你想听解释想听深的还是浅的”

“还分深浅先说浅的!”

“其实催眠一个人的难易要看被催眠人的感受度,你催眠的那个人很容易就被催眠了,可能是她的感受度非常的好,当然感受度不好的人也可能被很快的催眠,但就需要十分娴熟的技巧了!”

“哦,有道理。”

“至于她醒来沒催眠时的印象,这与她自身的思维有关,她希望做某件事那她就会朝希望的方面去设想,在你沒有给她违背自身意愿的指令时她自然是不会有反应的。”

“可是书上说,一个人在被催眠时意思会更加的清醒,当给予违背自身意愿的指令时就会保护性的拒绝并醒来,难道不是这样吗”李有些安奈不住。

“啊,这就得从深的谈起了!”凯故意让他着急。

“快点说吧,我服你啦!”

“呵呵,这些话你只能从我嘴听到,不违背自身的意愿你看过催眠表演吧让人的双手僵硬,让人忘记自己的名字,让人把土豆当成苹果,甚至还让人觉得自己是一条狗!说那些屁话的人都是在给人制造一种幻觉,让人安心而已,催眠施术者如同帝王般拥有支配与控制权,那些言论就像宗教一样只是愚弄人的工具而已!”

“那究竟怎样做才能既不违背人的意愿又使人不从催眠中醒来并服从呢”李问过这句话后觉得自己有点漏骨了,他现在已经不管不顾。

“哈哈,这个的答案嘛…就是沒办法!”凯不怀好意的看这李笑。

“沒有”李差点跳起来。

“那你在酒吧…”

“呵呵,按你的说法当然是沒办法,你的想法还沒有走出那些愚弄人的言论,我们的确不能强制性的违背被催眠者的意愿,但引导权在催眠者的手中,这才是真正的力量,我刚才说了,人都会朝这自己希望的方向去设想,你只要引导她让她朝着你希望的方向去设想,并以为那就是她自己所希望的就成了!也就是说,你硬说她是条狗她一定不会信,但她自己认为自己是条狗不就成了嘛!”

“能教教我吗好哥们儿!”李觉得自己的脸兴奋的开始发红。

“这个嘛…至少要请我吃一个星期的饭!”凯趁机敲诈。

“沒问题,一年的我都请!现在就教我吧!”李心急如焚。

“別急,现在太晚了,明天晚上你过来吧,一个月包你功成名就!”

“好,说定了,那我走啦!”

“办好事就走人啊,太沒人性了吧!”

“哈哈,不和你扯了,明晚再来找你,走了!”

之后的一个月李每天晚上都去凯家学习催眠,现在的他可以说对催眠已经驾轻就熟了,李从未觉得自己如此有力量过,他的心中始终留存着酒吧中那对火热的身影,一种欲望在他的身体中慢慢的扩散,他迫不及待的想去尝试了。

和莉一起值夜班是李计划已久的,为了这个机会李兴奋的几天沒睡好觉,现在他终于有机会再次尝试了。

“莉,最近睡眠好点了看你精神不错嘛!”李将准备好的鱼钩小心翼翼的抛出。

“是呀,別说,你上次的精神疗法还真有用啊,现在我睡觉可香了呢!”莉浑然不觉,朝着李微笑着说。

“呵呵,想不想再试试啊我还能让你增加自信哦。”

“真的好呀,那快开始吧!”莉主动咬住了鱼钩,李开始收缐了。

“好啊,那开始啦!看着我的手指…慢慢的放松自己…”李开始沿用老套路,很快莉就进入到了催眠的状态,看着眼前的莉,李早已沒有了当初的自责,在经过了一系列的引导和加深催眠后,莉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副躯壳,一个玩偶,这正是他梦寐以求的。

“服从我的命令莉。”

“是的。”

“脱掉你身上所有的衣服,它们对你来说是一种阻碍,摆脱这些束缚,这会让你更加的自信。”李的眼睛开始发出兴奋的光。

“是的,我服从。”莉想也不想,慢慢的脱掉自己的外套,内衣,然后是裙子和鞋袜,现在她全身赤裸的站在李的面前,双眼茫茫然的看着前方却沒有交点。

“很好,你将服从我所有的命令!”李激动的搓着双手。

“……是的,我服从你的命令!”迟疑的一下莉还是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

大局已定,李激动的不能自拔。

“现在跪下来,我的奴隶。”李坐在椅子上神气十足的发号施令。

“是的,主人。”莉慢慢的走到李的面前缓缓的跪了下去。李低着头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女孩。

“你有沒有替人口交过莉,回答我。”

“…沒有…”

“李弯下身,用手紧紧的捏住莉的两个乳头,他感到莉的乳尖在他的力量下迅速的嫣红,肿胀…”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将永远服从于我,你的灵魂和肉体都是属于我的,懂吗我的奴隶”李一边轻笑着拉起莉的乳头一边对莉进行着彻底的洗脑。

“是的,我的主人。”莉驯服的说着。

“很好,将你的双手放到脑后,张开你的嘴。”

莉顺从的照做了。

“当我说开始之后你将完全无法移动身体的任何部位,甚至不能发出半点声音,你只能有一个动作,就是不停的吸舔,懂吗我的奴隶”

“是的,主人。”

天啊,催眠这女孩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李飞快的脱掉裤子,粗壮的指挥棒骄傲的上扬着。

“那…开始。”李迫不及待的将下身插进莉的口中,抓着莉的长发用力的抽插,这可怜的女孩双手抱着头努力的替她的主人服务着。

“啊…”李再也控制不住沖动,用力的插向女孩的喉咙深处,磙烫粘稠的液体喷涌而出,女孩无法发出半点声音更无法做出丝毫的抵抗,艰难的吞咽着……

10分钟后,李坐在椅子上满足的嘆了口气,看着赤裸着跪在面前的女孩,

“差不多了。”

“现在穿好衣服坐回原位去。”李命令着。女孩温顺的执行了。

“是不是应该留下一把钥匙呢”李在考虑着。

“听着,我的奴隶,当我说当我拍一下手掌后你就会醒来,所有的一切你都不会记得,当你听见我对你说飞翔的小河时,你就会回到这种状态,变成我最温顺的奴隶,懂了吗”

“…是的,主人。”女孩缓缓的说。

“很好。”李在女孩的面前拍了下手,

“感觉如何”李微笑着问。

“呃…我睡着了吗你成功了吗”莉揉了揉眼睛迷迷煳煳的问。

“当然成功了,我保证你日后会信息百倍的!”李笑的十分得意。

“是吗那太好啦,多谢你啦!哎呀时间不早啦,赶紧收拾一下下班吧!”莉惊讶于时间的流逝。

“好啊,我也该收拾一下回家啦,明天见啦!”

“明天见。”

李挥了挥手走出了办公室,他第一次亲身验证的催眠的力量,他体验到了统治的快感。

“也许还可以做更多事呢!让她以后只爱我一个人吧!或者让她不穿胸罩和内裤来上班……”

李哼着愉快的调子,慢慢融入小巷深处的黑暗之中……                                          

第四章:恶化

之后的半个月对于李来说平静的有些无聊,又或者他原本就喜欢这样。自上次后,他又催眠了莉几次,对李来说,拥有莉已经足够了,至于其它,还沒有想好。

“废物,经理叫你过去!”这是铃对李的一贯称唿。

李仰起头看了一眼,心说准沒好事,有察觉到铃的眉宇间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警惕感又加深了一些。

“他找我有事”李试探着问。

“你脑子有问题吧你问我我问谁去!”铃沒好气的丢下一句离开了。

嘆了口气,李犹疑着推开了经理办公室的门。宽大的办公桌后,两道兇光向他直射过来。

“你怎么回事我跟你说多少次了……”

“怎么了经理又哪不对了”李不等经理说完就开始插话。

“上次让你做的计划,你做的狗屁东西,害公司大大的损失了一笔,董事长在董事会上大发雷霆……我懒得和你多说了,收拾东西赶紧磙蛋吧……”怒不可释。

“可是那个计划是您亲手通过的啊,我是按照您的意思……”李委屈极了。

“好啦!我不想听你废话,你已经被我辞退了,立刻从我的办公室磙出去!”经理根本不想听他说完。

一股热血沖上了李的顶门,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欺压的李了。

“既然这样,我自己去找董事长说!”

“你去找董事长你算哪根葱啊一个小小的职员董事长会理你”经理以为自己的耳朵坏了。

李根本不理会经理的嘲笑,一脚踢开房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一回头,发现铃正躲在门口偷听,看见李出来,装作路过般的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废物玩完喽,世界清静喽……”铃哼着自编的小调优哉游哉。

李再也按捺不住了,他要让所有人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本领。李快步来到董事长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轻轻的走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李面无表情的出来了,随后就是董事长亲笔签发的通知,让所有人惊讶的是,总经理被辞退了,看到继任者的名字,铃只觉得脸上好像被人揍了一拳。

“咚咚咚…经理…有一分合同需要您现在签字…”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知道了,五分钟后我去签。”宽大的办公桌后,李看着报纸喝着莉替他沖好的咖啡洋洋自得的说。

“真是让人不省心啊!你说呢”李摇了摇头,微笑着朝办公桌下说。

办公桌的下面,莉赤裸着身体,反绑着双手,跪在地下,正在努力的替她的主人口交,这可怜的女孩既无法移动更无法发出声音,当然不会有任何的回答,此时的她只是一个替主人全心服务的口交机器而已。时光再一次走的悠閑……

“你不要太得意,你以为你了不起!当上总经理又怎样在我面前你永远都是一个废物,废物!”

李有些惊讶,自己不过是早上将铃写好的文件退回去要她修改一下,想不到在午休时她就跑来大吵大叫了,正想睡一觉的李有些恼怒,不过,这似乎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我的大小姐,又谁惹你生气啦”李又开始挖坑了。

“你还敢说把我写好的文件给退回来你是想找本小姐的碴是吧……”铃怒火难当。

“啊,这件事啊,文件确实有点小问题,你拿过来我指给你看也就是了,用不着发脾气嘛!”坑一挖好,只能着铃往下跳了。

“小毛病在哪”铃走到李的办公桌前,将文件放在桌面上,俯下身去看。

“是这…你看这一段…註意这几个字…看到这个标点了吗…”李简直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十分钟后,铃上身伏在办公桌上,双眼无神的看着那份文件。

“哼,看你还猖狂,你也有今天,这是你最后一次得意了,看我以后怎样玩你……”李咬牙切齿的看着铃。

他绕过办公桌来到铃的身后,在后面欣赏着铃的躯体,金黄色的短发,幹练的深蓝色工作衫,笔直的双腿和那发着亮光的黑色丝袜……李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铃,继续看着那个标点,把你的所有思想全部集中在那,任何事都不会另你分心……”李轻轻的抚摸着铃那结实的大腿笑嘻嘻的说。

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沖动了,掀起铃的短裙,褪下铃的丝袜和内裤,在沒有任何前期准备的情况下用力的插了进去。

“哈哈…大小姐…牛啊…你再跟我发狠吶…现在还不是在这乖乖的被我幹…像你这样的贱人只配添我的鞋…我会让你永远变成我的母狗…”李咬着牙发了狠的叫嚷。一下一下用力的幹着。可怜的女孩是能眼看着文件,沒有任何拒绝,默默的承受等待她的一切。

也许,仅仅是开始……

第五章:空

李再次见到凯已经是三个月以后了,天气渐渐的凉了起来,风儿一吹,就是满地的落叶……

在这段时间,李一直操纵着莉,有时会叫她到办公室来为自己口交,有时又会给她许多暗示,比如在工作区打一个响指,正在忙碌的莉就会瞬间达到难以想象的高潮。但他又不打算太为难这女孩,他是喜欢着莉的,这仅仅是他的恶作剧而已。

最可怜的还是铃,她已经彻底变成了李的一条母狗,每天下班后都会去李的家,戴着项圈,赤裸着上身,穿着丝袜在地上爬行。有时候李会拿出一根骨头逗逗她,扔出去再让她叼回来,当李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时,铃就会跪在他的身边,静静的等待主人的下一个命令。连李自己也记不清究竟餵过这大小姐几袋狗粮了。

当接到凯的电话时李非常的兴奋,他有一肚子话要和凯说,所以凯告诉他准备晚上去他家举行一个催眠的狂欢时李迫不及待的答应了。

“嘿,李,我都说了要举行个狂欢你却自己在家,太不像话了吧!”凯一进门就开始抱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极其飘亮而情感的年轻女孩,只是脸上少了一丝生气,都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很显然已经被深度催眠了。

“別这怎样说,其实我是心有很多话想和你聊……”李很认真的说。

“行啦,让我先做一下准备工作。”凯挥了挥手打断了他。

“你脱掉身上的衣服,四肢着地跪趴在地上。”凯指着那个脸上画着浓妆的女孩命令到。

女孩缓缓的脱掉身上的衣物,跪在地上双手撑地,形成了一个弓形,看她的熟练程度,这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你,也把衣服脱掉,跪下来替我口交。”凯很快就将自己扒了个精光,一屁股坐在跪在地上的女孩腰部命令着另一个外表清纯的女孩。

“哥们,你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在李说话的同时那个清纯的女孩已经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四肢着地的跪在地上开始替凯服务了。

“这可不怪我,你就在旁边眼馋吧,哈哈!有事说啊!”凯满不在乎。

“我最近的经歷你应该也知道一点吧”李摇了摇头问。

“啊,你说那两个女孩吗怎样啦”

“那个大小姐已经彻底被我给玩弄了,至于令一个…我想娶她结婚!”李慢慢的说。

“什嘛哈哈,想不到你还是一位深情王子啊!娶就娶吧!只要控制的好,她会变成一个完美的奴隶妻子的!至于那个大小姐…我倒是有点別的想法。”变成凳子的女孩默默的承受着主人身体的重量,凯一边抓着面前女孩的头发在她的嘴狠撞一边说。

“想法什嘛想法”李早已不是善男信女了,看着眼前的情景,他也有些忍不住了,急急忙忙的把自己脱幹凈,来到了那个正努力替主人口交的女孩身后,轻轻的抚摸着女孩光滑的屁股。

“听说她的家很有钱啊,这样的银行到哪去找可以让她把钱全部都转给你嘛!要是再给她个指令让她在自己父母的食物投毒,那她父母的亿万财产就都是你的啦!哈哈,到时候你发达了可別忘了兄弟我啊!”凯笑的极其放肆。

“这是不是有点太狠了”李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毒计。

“这有什嘛的,反正她现在也不过是个玩偶而已,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就像我这两个,等我玩够了就把她们卖到非洲去,给黑人当老婆,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啪…凯拍了拍身下女孩的屁股说,这两个可怜的女孩也许还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就算知道又能怎样呢她们只会服从不会拒绝,她们只是主人的玩具而已!

“呃…这倒也是个主意…只不过…”

“哈哈哈…”凯的狂笑打断了李的犹疑。

“你有病啊”李有点生气。

“你还真当真啦太有意思啦!你笑死我了!”凯笑得喘不过气来。

“怎样啦”李煳涂了。

“说实话吧,其实你所经歷的那一切都不过是幻象而已,那一切根本就沒发生,只不过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凯强忍着笑说。

“这到底是……”李又惊又怒!

“还记得第一次再酒吧的见面吗在我当时拿着怀表对你晃时你就已经被我催眠了,我只是不喜欢你老是冒充正人君子的样子,开了个玩笑而已。”

“你…你他妈简直是混蛋!亏我还当你是哥们…”李直想沖过去给凯一拳。

“別激动朋友,”凯不笑了,很认真的说,

“还跟我说不激动,我他妈的都要吐血了!”李一时之间找不到发泄的对象,狠狠的给了面前跪趴着的女孩屁股一下,用力的插了进去。

“哈哈。”凯对李的行动很满意。

“虽然只是幻觉,但是相信你也体验到了催眠带来的成就与刺激了吧!对催眠有全新的认识了吗现在也不晚啊!我可以教你,你所幻想的一切都会变成现实的……”凯觉得自己快到极限了,喘着浓重的粗气说。

“好,这次你绝对不能再骗我了啊!再玩我,我以后给你父亲上坟的时候就烧报纸……”李也快不行了。

“放心,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只要我们想,甚至可以奴役所有的女人,甚至可以征服世界!啊……”

“哦……”

两股精液同时喷涌,可怜的女孩翻了翻白眼,努力的吞咽并承受着。

“盛会到次结束了先生们!”一个声音突然从门外传了进来,震的四壁回响。于此同时周围的窗户都被破开了,六个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从天而降,声音的主人慢悠悠的从正门走了进来,身子直挺挺的,头发虽然已经斑白了,两眼却闪烁着精光,左手拿着逮捕令右手拎了一把手枪,身后还跟着三位年纪看起来五十上下的中年男人。

“四个人也敢叫狂欢不过说真的,你们的梦到是很美。”中年男子冷冷的说。

“你们是”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李早被这突发事件吓呆了,倒是凯很冷静的明知故问。

“这你还用问吗你们自己应该不会不清楚吧!”男子摊了摊手。

“我们只是带着自己的女朋友搞性爱派对,这犯法了吗如果犯法你就抓吧!”凯挑衅般的向前平伸出双手,他知道,如果他们沒有证据,单凭这一点点小事最多也就是拘留几天罚点小钱而已。

“呵呵,还会避重就轻啊!沒用的,你们刚才的一切行为和言语都已经被我们录下来了,何况…我跟你不是一天两天了!”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凯冷冷的不说话等着听他的下文,李才缓过神来,想说话又不知该怎样说。

“还记得六年前在酒店的浴室割腕自杀的那个女孩吗”男人斩钉截铁的说。

“你……”凯的额角开始出汗,他哪会不记得呢,那是他的牺牲品之一,被他玩弄的很惨,最后腻了就索性命令那女孩去死!凯盡管强装冷静心却狂跳个不停。

“那个女孩是我唯一的女儿!”男人根本不等他把话说完,他已忍了太久。

“从我得知消息就觉得我女儿不会是自杀,她的性格我是很了解的,我幹了三十多年的警察直觉会沒有但我又找不到证据,只能自己慢慢的调查,我暗中查访了她那半年来所接触到的所有人,最后才弄清楚,疑点就在你身上,不过你很狡猾,从不留下作案的痕迹,我真正抓到你的尾巴还是在半年前的那家酒吧,这种事是不该炫耀的,你终有大意的时候!”男人的眼泪似乎有些潮湿了!他看了看李,

“至于你,最初的你不过是个受害者罢了,我本想放过你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内心的阴暗已经被无限的放大了,刚才的对话就是最好的呈堂证供,看来你的下半生要和他一起在监狱度过了。”

“你们…你们不能…”李有些惊慌失控了。

“我真的好抓嘛”凯想做最后一搏。

“別白费心思了,我知道你会催眠,但会催眠的并不只你一个!我身后的这三位都是当今催眠届的顶尖人物,乖乖束手就擒吧!”男子已经失去了继续谈下去的兴趣。

“把他们带走。”

一声令下,随着几声怒吼,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判决的结果下来了,李和凯分別获判无期徒刑,不得探视,不得保释,他们被关在单独的两间牢房,由专人看管,不准走出牢房半步,他们的后半生都要在这十几平的小房间度过了。

冬天来了,下了一场好雪,高外传来孩子们嬉鬧的声音,李手扶在窗前看着天上的云。

“我是这世界的主宰…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我要让所有的女人成为我的奴隶……”

李痴痴的笑了,他开始催眠自己,在催眠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永远……

(全文完)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dage.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